XY_鹤厨厨厨厨

三日鹤晚期。。也吃鹤一期。最近掉进丰臣组沼开始吃一期三日。给!我!爷!爷!!

 

错位起始(下)[一期三日]

6.

这之后三日月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一期一振,他也不急,每天依旧按时起床晨跑买报纸吃早餐,然后回到书店里整理好店铺后悠闲地坐在柜台后面喝茶看报纸。

用莺丸的话来说,就是步入老年生活了。

三日月不否认,自从和一期一振发生关系后,连omega最头疼的发情期也得到了解决,现阶段他的生活跟老年人还真是没什么差别。

唯一有点区别的,就是三日月时不时会想,一期一振到底什么时候来找他。

直到又一次发情期猝不及防地到来时,三日月才开始慌了。

——一期一振没有像往常一样提前几天跟他联系,在三日月发觉身体出现异常时试图拨通电话跟他联系时,听到的也是对方关机的冰冷机械音。

要自己解决吗。三日月看了看床头,伸手拉开柜子,突然怔住。认识一期一振以来他就没去买过抑制剂,现在柜里恐怕也所剩无几了。

拜托,千万还要有剩下的。三日月默默祈祷着,努力稳住颤抖的手打开了柜门。

柜里最后的两片药给了他一点点安慰。他家离药店不远,有了这两片药应该能撑到他走到药店,这么想着,三日月吞下抑制剂,待信息素稍微收敛,摸着墙站起,缓缓走出门。

他倒是低估了有固定性伴侣的omega对性的依赖性。

两片抑制剂的效果只堪堪撑他下了一层楼,突然爆发的情欲让三日月双腿发软,无力地跪坐在墙角大口大口喘气。即使不想去感受,他也能感受到某处已经湿润得不成样子,叫嚣着要得到爱抚。

“哦呀……这可、真是……”

三日月自暴自弃地看着精神抖擞的部位,颤抖着伸手抚上,打算先出来一次。

深夜大家都不出门真是帮大忙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有动作,突然闯入的淡淡草莓味就与他的信息素暧昧地纠缠在一起,把他卷入更深的情欲之中。

“三日月殿!”

啊啊得救了……三日月松了口气,双手搂上来人的脖子,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7.

“真的、很抱歉!”一期一振几乎是要对三日月土下座以表诚意了。

那次书店一别后上面突然把他调成一个大牌作家的编辑,偏偏这段时间那个作家身体不适脱稿严重,一期一振忙得焦头烂额,完全无暇去想三日月的事。

等到终于确认印刷厂收到稿子了,一期一振松了口气,这才突然想起来三日月的发情期貌似就在这两天。

虽然一时之间还不知道以什么心情见三日月,一期一振作为一个责任感极强的alpha,还是立刻往三日月家里赶了。

然后他就在楼梯间闻到了浓郁的信息素的气味,险些把持不住。再往上走,就见到脸上泛着不正常红晕的三日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坐在墙角,正准备自[ ]慰。

他脑子里名为理智那条线瞬间断了。

性本就是alpha和omega的本能,两人就这么直接纠缠着摸回三日月屋里,门刚一关上,三日月就被按在门上狠狠地做了一回,紧接着又缠绵着摸回房间,纠缠了不知多少回。

信息素逐渐褪去时,一期一振的理智开始回笼,看着三日月虚脱地躺在床上,突然就想起了自己这个月对三日月一直就不闻不问的事实。

“那个、真的,对不起!”

三日月忍不住笑出声来。

太可爱了,一期一振,做什么都这么认真,这么想着,三日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一期一振的头发。

一期一振胸口蓦地一暖。

不同于来自本能的占有欲,他就有一种想要把这个人拥入怀里保护好的冲动,想要跟这个人一直在一起,无论发生了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的一期一振微微一怔。

这就是……所谓的喜欢吗?


8.

不同的人听到一期一振决定暂时住在三日月家时反应也是千差万别。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一期脑子居然开窍了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擦着酒杯发表自己的言论,说话间把酒杯微微抛起,任酒杯在空中画了条危险的曲线,又稳稳地接住。

药研盯着插着柠檬片的蓝色鸡尾酒看了好久,脸色难看地问:“鹤老爷,你调这杯酒给我是故意的吧。”

蓝色的酒跟剪成新月状的柠檬片,不想到那两个人是不可能的。

“哎呀你家一期也确实到该娶的年纪了,弟弟不能因为缠着哥哥不放手啊。”鹤丸语重心长。

药研皱着眉沉默。

他倒不是什么因为恋兄不愿放手的人,只是他有点担心一期一振是否真的意识到自己对三日月的感情。

嘛不过既然一期一振确实喜欢三日月,大概,没问题吧?这么想着,药研默默地按灭了准备拨通电话的手机。


9.

一期一振一直没有“自己跟三日月殿在同居”的自觉,在被同事的江雪左文字提出以前。

他一直觉得是自己要照顾虚弱期的三日月,把弟弟们托付给药研和鲶尾后就暂时搬过去了,听到“同居”的概念后才蓦然反应过来。

未标记未登记的alpha跟omega同住一屋檐下、这这这、这不就是同居吗?!

一期一振脸瞬间就红透了。

“让、让三日月殿做出这么……有失体统的事!”

三日月盯着一期一振看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扶额叹气。

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什么事都那么较真的人呢。

“那么,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三日月决定不再等了。一期一振的神经已经迟钝到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个alpha了,不推他一把,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

“你喜欢我吗?吉光。”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从三日月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神使鬼差的,一句话还未经大脑考虑,就率先跳了出来。

“不。”

“我爱您,三日月殿。”

先考虑到的是同居对您的名声影响,先想到的是为了照顾您而暂时让弟弟们自己生活……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吧。

话说出口后,一期一振自己也惊了一下,随即释然。

对啊,这样的话,自己很多反常的行为与心理不就能解释了吗?

三日月轻轻一笑。

“真巧,我也是呢。”


10.

登记标记这样的流程其实三日月是不太喜欢的,然而因为法律问题,他也不得不亲自走这个程序。

三日月站在队伍中百般无聊地扫视人群,手忍不住又按上了脖颈处的印记。

留下这个印记的人,现在正在一丝不苟地核对表格信息。

三日月心里流过一阵暖流。

“吉光,你觉得我们第一次见是什么时候?”三日月突然问道。

刚看完表格的一期一振闻言抬头,问:“不是在您的书店吗?”

“并不是哦。”

三日月笑笑,轻轻摇了摇头。

果然,一期一振已经忘了呢。嘛,不过也好。

三日月是不会主动告诉他,小时候他们是邻居,是因为火灾之后才搬家分开的。

毕竟,一期一振本人在那场火灾中因为救他撞到了头,造成部分记忆损失。

能再见到,真是太好了呢。

“吉光。”

“嗯?”

“你愿意守护我一辈子吗?”

“我愿意。”


FIN.


评论(1)
热度(50)
 

© XY_鹤厨厨厨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