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_鹤厨厨厨厨

三日鹤晚期。。也吃鹤一期。最近掉进丰臣组沼开始吃一期三日。给!我!爷!爷!!

 

错位起始(上)[一期三日]

终于把物吉肝出来了……心虚地来除个草

ABO现pa 编辑一期×书店老板三日月

短打 炮友→恋人的转变 不喜勿入

好久没打过这种风格的不知道能不能驾驭……

1.

衬衫上还残留着来自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三日月宗近在披上衬衫时不禁颤抖了一下。

“一期,今天就先留下吧?外面在下雪。”

三日月抬头看向正准备整理衣着的那个人,轻声问。

这是他第一次邀请对方留下。

一期一振动作显然一滞,随后转过身,略显困扰地看了看随意披着衬衫坐在床头的三日月。欢爱后的痕迹在对方洁白的身体上格外显眼,暧昧不清的信息素纠缠在一起,作为一个功能完善的alpha,他确实有那么一刻心动。

“……抱歉,三日月殿。”

他们并非恋人,因为偶然的原因成为了对方度过发情期的对象,即便现在关系还不错,一期一振也觉得在帮三日月过了发情期后留在对方家里并不太好。

三日月微微叹了口气,心里想果然如此。

看来不动点心思不能让他留下呢。稍稍想了想,三日月往前一扑,整个人挂在了一期一振身上。

“就算只是偶尔……也可以稍微陪我一下吧?”

微微带着恳求意味的话语让一期一振浑身一震,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对这个人的恳求就是没办法拒绝呢……

这么想着,一期一振轻轻揉了揉埋在自己肩窝里的脑袋,说:

“好。”

2.

一期一振认识三日月宗近有一半是职业原因。

作为一个编辑,闲来没事往书店跑已经成了改不掉的习惯。有一次偶然见到了一家有着平安时期风格书店,好奇就走了进去。书店因为快到打烊的时间空无一人,只剩下老板在整理书架。

相当美的一个人。而且,有种莫名的眼熟。

这是一期一振对三日月宗近的第一印象。

随后的日子里,一期一振有事没事就会往这家书店跑,即使如此,也并没有跟三日月宗近有太大的交集。直到有一天,三日月宗近突然进入了发情期,才让一期一振意识到,这个老板,居然是个omega。

不巧的是,三日月宗近常年使用抑制剂,发情期爆发起来,不做是处理不掉的。

这是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宗近的交点。

事后一期一振义正言辞地要三日月不要过度使用抑制剂,反而被三日月提出“相互解决发情期需要”的要求。

“为什么是我?”

“我相信你。”

一期一振远远看着正在整理账本的三日月宗近,不由地想起了这句话。

三日月殿……我觉得,我快不能值得您相信了……

他也有自觉,最近几个月在做的时候,标记三日月的冲动一次比一次强烈,有时仅仅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有了把这个人彻底占为己有的冲动。

alpha的本能真可怕。一期一振想。不能因为自己克制不住伤了那个人啊。

还真是,要尽快找到躲开他的借口才好。

一期一振没有看到转身离开后三日月回头看向他的目光。

深邃得可怕。

3.

omega主动邀请alpha留宿其实不亚于说“来标记我吧”,只不过一期一振这个木鱼脑袋一直没发觉。

他没发觉不代表别人没发觉,比如说三条家的其他几兄弟,又比如说对面伊达家酒吧的几个人,再比如说粟田口家的其他兄弟。

“一期也太不走心了。”

“同感,这都没发觉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一期哥在感情上向来反应迟钝不怪他。”

“不怪他怪谁?哦、怪你们吉光当家的?如果不是他把家规弄得那么严一期就不会那么木了。”

“鹤丸殿!请不要侮辱我们家主!”

“哈?我有说错吗?”

两边锐利的目光在空气中撞击,仿佛能听到电流的啪滋响声。

三日月头疼地扶额,虽说这群人是关心自己的感情发展,但是这样吵架也实非他所愿。

“鹤,别闹。”同为伊达家的烛台切光忠一手捂住了鹤丸的嘴,朝药研抱歉一笑,然后看向三日月,“三日月,你不打算明说吗?一期的感情神经确实少条线。”

三日月微笑着摇头。

啊啊我知道会耽搁时间,可是我希望听到他先向我告白。

看懂了三日月意思的小狐丸眉头一皱,和石切丸对视一眼,互相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担忧和无奈。

有这么一个任性的弟弟真是操心啊。

4.

“一期哥有喜欢的人了吗?”

听到这一句话一期一振险些把嘴里的茶喷出来。结结实实地呛到咳嗽了几声后,一期一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问题的提出者,他家的弟弟,八卦小公主,乱藤四郎。

“乱,这……是什么意思?”一期一振干笑着问。

乱藤四郎歪了歪头,略带惊讶地说:“一期哥一向对omega都不太接近的,这一次和三日月殿关系维持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一期哥一定喜欢他呢。”

“对啊上次还跟他过夜了吧?还没标记吗?”鲶尾藤四郎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我听今剑说的,去他家做家教时他说漏嘴了。”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的冷汗已经可以淹死五虎退养的那只虎皮猫了。

弟弟原来也可以是这么可怕的生物,身为兄长的一期一振开始检讨自己的教育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不过话说回来,乱说的也有道理啊……为什么我会对三日月殿这么执着?

我喜欢三日月殿吗?

一期一振觉得有些迷茫。他不懂什么叫喜欢一个人。

5.

有了弟弟们神一般的提问,再次走到三日月的书店时,一期一振觉得有些无法直视三日月的脸。

总觉得看了就会心跳加速,完全冷静不下来。一向冷静自持的他并不习惯这样的感觉,然而,不讨厌。

一期一振拿着一本书半挡着脸,隔着书架的缝隙看对面正在与客人谈笑风生的三日月。

……不是说要想办法离三日月远一点吗,怎么又不受控制地到这里来了。

仿佛感觉到什么,三日月突然朝这边看来,微微一笑。

一期一振险些就要扔下书过去推开正在跟三日月谈话的人把三日月就地正法了,还好优良的自制力把他牢牢地束缚在了原地,然而突然扩散开的草莓气息却是怎么都掩不住。

信息素这种东西真可怕。一期一振脸一红,匆匆放下书小声说了句抱歉就飞快地离开了书店。

“……不是我说,这样真的可以吗?”物吉贞宗回过头看了看一期一振离开的方向,“我可是号称能给人带来幸运的呢,要不帮忙一把?”

“哈哈哈,真是感谢呢,”三日月笑了笑,“不过应该不需要哦。”

一期一振,应该也察觉到一些了吧?慢慢缩短距离就好。

TBC.

评论(5)
热度(56)
 

© XY_鹤厨厨厨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