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_鹤厨厨厨厨

三日鹤晚期。。也吃鹤一期。最近掉进丰臣组沼开始吃一期三日。给!我!爷!爷!!

 

回溯(03)[一期三日]

卡成狗……深刻地反省自己文力下降了多少。

真的上肉的时候怎么办啊……(捂脸)

终于、开始进正题了我好开心啊!

一期三日真是个深不可测的坑……又买了本子要吃土了。


3.

“哦呀,又下雨了。”三日月转过身,半倚着栏杆看向桥头,“您回来的时候总会下雨呢,御前大人。”

桥头的人一皱眉,把刀上的血甩掉,收刀入鞘,发出铿锵的响声。

“不是说了,不要用那个称呼么。”

水蓝色的长发被扎成一束,随意地搭在披风上,发尾染上干涸的血,凝固在一起,融入黑色的军装中。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战刀上还带着未干的血,让这一句话带上了浓郁的戾气,将一期一振的不满以最霸气的方式展现了出来。

我就是不想你借用别人用的称呼来称呼我,你看着我一个人就行。

三日月忍不住噗嗤一笑,这样的一期一振心里是有着何等幼稚的占有欲,这之间的反差却意外的有些可爱。

“那就叫……一振?”三日月试探性地开口问。

一期一振听到这一句两眼陡然一亮,快步走到三日月身边,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再叫一遍,三日月。”

“一振……唔!”

一期一振就这样突然吻了下来,毫无预兆地夺走了三日月的呼吸。唇舌暧昧地交缠在一起,让三日月有些晃神,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水声在他耳中被无限放大,让简单的触碰变得se情无比。

太久没见到了,所以只是最简单的触碰都会有感觉吗?三日月闭上眼,主动迎合上去,感受来自对方的温度。

直到肺部最后一丝空气也被压榨殆尽,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才肯分开。三日月意犹未尽地摸了摸嘴唇,无意识的动作在这种气氛中却成了不折不扣的邀请。

“……真少见,很主动啊。”一期一振一挑眉,看着眼角湿润的三日月,伸手按过他的头,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道:

“那么,要我现在抱您吗?”


无法抵抗。

眼前这个人无论是动作,语气,都跟当年的天下一振不差丝毫,让三日月有种那个人又回来了的错觉。

“唔……嗯……一振……不、不行……”

耳边传来的酥麻感一阵阵袭向大脑,不由分说地蚕食着仅剩的理智。骨节分明的宽大手掌在身上到处点火,三日月已经可以感受到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也开始有抬头的趋势。

“一振……拜托、哈……停下……啊啊!”

恳求的话没说完,就被拔高的呻yin声截断了。久未经人事的身体敏感得如同处子,乳首被反复抚摸揉捏后被轻轻一掐,强烈的刺激感让三日月禁不住叫了出来,声音染上了难以察觉的愉yue感。

一期一振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虽然三日月的反应令人心动,但他能感觉到三日月并非完全对自己展现出这样的情态。

呐,为什么、我就不行?

“哈……一振?怎么……了?”

三日月剧烈地喘息着,半裸露的胸膛上下起伏着,汗水顺着肌肉的纹理缓缓滑下,说不出的性感。

一期一振没有说话,翻身把三日月压在身下,用蜻蜓点水般的吻作为回答,带着如同以往在本丸一样的温柔。

三日月殿,这样,您不会把我当成其他人了吧?

三日月心里猛地一震。

他突然意识到,那双鎏金的眸子里带着的不仅是天下一振有的傲气与不容置疑,还掺杂着属于本丸一期一振的温和与专注。

偏偏这一份温柔,让三日月险些心跳停止。

那是与单纯面对天下一振完全不同的体验,深邃得过分的眸子似乎要把整个人都吸进去,牢牢禁锢起来一般。

药研的问题又开始在脑内循环播放,如同魔咒。

“那么三日月殿喜欢的,是以前的一期哥,还是现在的一期哥?”

一期一振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三日月蓦然回神,发现一期一振的瞳孔中写满了痛苦与失落,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晃神给对方带来了多大伤害,急忙解释:“等等、一期一振殿……”

一期一振并没有回头,自顾自地整理好衣服,从三日月身上爬起,拉开门,轻声道:“对不起,冒犯了。”

话音随着门合拢的声音一齐落下。

三日月呆呆地看着合上的门,突然揪紧了胸前的衣襟,自嘲地轻笑起来。

呵,优柔寡断就是这样的下场吧……

一振,你知道吗,原来心真的会痛。


一期一振回到房间好一会儿,心底还是一阵阵地难受。

虽然早就知道三日月应该是透过自己在看天下一振的影子,但是真的证实了以后,胸口中空荡荡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忍受。

拳头狠狠地砸在墙壁上,不留神刮到了露出来的钉子,在手上留下了长长的口子。

为什么,我就不行?就不能好好地看着我吗?

“因为你不是我,只不过有着相同的身体罢了。”

“谁?!”

一期一振条件反射地抓起刀,身体比大脑先一步行动,惨白的刀光划过一条弧线,朝背后划过去。

但是没有砍到任何东西。

声音的主人就站在那里,准确的说,是漂浮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一期一振的刀身穿过自己半透明的身体,然后颤抖着定在半空。

“你明明知道我是谁。”

一期一振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浑身轻微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半透明身影。

相同的脸,相同的服装,相同的声音,唯一不同的是对方过肩的长发,扎成一绺,随意地搭在肩上。

“丰臣时期……的我……为什么……”

一期一振觉得喉咙有点干涩。

“天下一振”静静地看一期一振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轻声道:

“我希望三日月殿能幸福。”


TBC.


评论
热度(29)
 

© XY_鹤厨厨厨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