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_鹤厨厨厨厨

三日鹤晚期。。也吃鹤一期。最近掉进丰臣组沼开始吃一期三日。给!我!爷!爷!!

 

回溯(2)[一期三日]

※审神者灵力不足导致溯行军入侵设定

※小心刀子(๑• . •๑)

2.

药研藤四郎发现一期一振的性格开始有些变化了。虽说依旧保持着对谁都礼貌的作风,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变化了,要说的话有点压迫性,隐隐有上位者俯视众生那样的感觉。

然而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一期一振自己倒是毫无自觉,本丸里面也没有谁在意,只是药研暗暗留心起来。

总觉得……不安,药研隔着树丛盯着正在和鹤丸国永做畑当番的一期一振,顺手摘了一片树叶咬着,不防撞到了旁边的人。

“抱歉,”药研连忙压低声音道了歉,把旁边站着能露出半个头的人拉下树丛里藏着,“别出声。”

“啊呀,偷窥自己的哥哥么?这可真是恶趣味呢。”

被拉下来的人笑着回答,整理整理头巾坐到了药研旁边。

药研没把视线拉回来,继续盯着前方的场景,问:“呐三日月殿,你真的不觉得一期哥最近很不对劲吗?比如说说话语气之类的,感觉像变了个人啊。”

“与其说变了,不如说是像以前了。”

提到这一点,三日月宗近也收敛起笑容,难得地摆出了严肃的神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说跟他提起过一次他的性格跟以前差很远,但是没有记忆的他应该是模仿不来的。”

药研沉吟片刻,刚欲开口说话,突然惊讶地诶了一声。三日月闻声望去,也略略惊讶——鹤丸国永大概是踩到自己挖的坑,脚滑摔了,正好被一期一振捞了起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期一振问鹤丸是否受伤时带的笑容,绝对不像是以前会有的。

那种云淡风轻的笑容,不像是本丸里对谁都礼貌有加的一期一振会有的。

“果然哪里不对,一期哥。”药研喃喃自语,“三日月殿可以问一下吗?一期哥对我们兄弟从来都不说自己的事。”

三日月面露难色。

若是曾经的天下一振,三日月有自信比任何人都要熟悉——夫妻刀并非有名无分,即使因为主人关系聚少离多。

然而现在在这里的是再刃后的一期一振,丰臣年代的记忆早已被燃烧殆尽,性格也在作为御物的那段时间里磨成了完全不同的类型,陌生得三日月也不敢相信这是当年与自己定下婚约的刀。

——如果不是出阵时那种熟悉的气势和招式,三日月是绝对不会相信这就是当年的一期一振。

“三日月殿也不行吗……”药研从三日月的神色里看出了答案,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肯定没问题的,毕竟一期哥喜欢三日月殿。”

喜欢?!

没有记忆的一期一振?明明平时一直躲着自己的那个一期一振?

三日月像是被水呛到了似的猛咳几声,连忙用手捂住嘴,这才没惊动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意识到失态后抬起头,正好碰上药研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目光。

“看来有一个问题不用担心了。”药研一脸“我懂了”的神色,拍拍三日月的肩膀,“能见到这样的三日月殿真是难得呢。”

“那么三日月殿喜欢的,是以前的一期哥,还是现在的一期哥?”

三日月接下来连续几天都很沉默,没事就坐在庭院里对着天空发呆,丝毫不在意飘落的雨。

反常的本丸环境,反常的三日月,反常的一期一振吗。审神者长叹一口气,把政府传过来的体检报告书藏好,慢慢走到庭院里,不出意外看到了那一抹深蓝色的身影。

“三日月。”

三日月闻声回头,看到青年后轻轻笑了笑当作回应,而后又继续抬头望天。

审神者走到三日月身后半步距离站定,轻声问:“是跟一振出了什么问题吗?近期你们两个都很反常。”

三日月沉默了一会儿,说:“药研问我是喜欢以前的一振还是现在的一振。”

我竟然回答不上来。三日月按着胸口,苦涩一笑:“我以为他眼里已经没有我了,但是药研跟我说,他喜欢我。”

我不知道我喜欢的是谁。

若是依旧喜欢着以前的天下一振,那么现在看着一期一振的变化他应该高兴才是,然而除了怀念与欣喜以外,他心里出现的还有失落和担忧。

审神者复杂地看了三日月一眼,道:“近期我会将你编入第一部队,会有问题吗?”

“出阵的话,没有问题。”

“那就好。”审神者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一振最近太反常了,如果有问题可能只有你能压一下他。”

三日月苦笑一声,他倒是希望他能压得住一期一振了,然而以他现在的心境,恐怕会被一期一振轻易夺走引导权。

“无论如何,最近小心一振吧。马上他就带第三部队远征回来了。”审神者道,“我去找长谷部商量一下部队调整的事。”

“……我知道了。”

审神者离开没多久,第三部队就回归了。三日月没有刻意去关注,便听到了有脚步声靠近。

坚定的,越走越快的脚步声。

不用回头,三日月就听出了这是属于谁的脚步声。太熟悉了,这样的节奏与力度,已经与曾经没有什么区别了。三日月深吸一口气,轻声问:

“一期一振殿?”

走过来的人并没有回答,静静地站在他身后,伸手环住三日月,用力收紧,把三日月紧紧地搂在怀里。

“您叫的是一期一振呢,三日月殿。”水蓝色头发的青年把头凑到三日月耳边,“您躲我也躲够了吧。”

“您和药研的对话,我听到了哦。”

三日月蓦然一惊,近在咫尺的微弱气流吹得他耳后条件反射地一麻,加上心事被揭穿的紧张,让他有一种被完全看透的感觉。

一期一振轻笑两声,游刃有余的态度让三日月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你变了好多。”三日月强装镇定道,“以前的你不会主动过来抱我的。”

“现在也没有抱你。”一期一振笑道,“但是以前会吧?”

三日月心里一咯噔,脑内的警报声疯狂作响,下意识想要逃跑,却被紧紧地禁锢在了对方怀里。

有湿濡的事物落在耳廓上,轻轻描摹着轮廓,三日月忍不住嘤咛出声,紧绷的身子瞬间软了下来,无力地瘫在对方怀里。

——当年被对方恶趣味开发出来的敏感带,依旧无法承受一点点的刺激。

一期一振对三日月的过度反应惊了一下,随即又是一笑,抱着三日月的手开始不安分地上下游走,嘴唇贴着三日月的耳朵,刻意压低声线道:

“那么,要我现在抱您吗?三日月殿。”

TBC.

评论(8)
热度(49)
 

© XY_鹤厨厨厨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