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_鹤厨厨厨厨

三日鹤晚期。。也吃鹤一期。最近掉进丰臣组沼开始吃一期三日。给!我!爷!爷!!

 

回溯(01)[一期三日]

※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

※大概是审神者灵力不足导致本丸被敌军渗透的故事( •̀∀•́ )

※一期一振暗堕可能有 小心刀子……

1.

“第二部队还没回来呢。时间有点过于长了吧?”身为审神者的青年忧心地看着屋檐上滴下的雨水,心不在焉地问身边水蓝色头发的青年,“一振你觉得呢?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期一振微微欠身,应道:“是主上多心了。”

被称为主上的年轻审神者叹了口气,呆呆地望着阴暗的天空。明明应该是飘雪才对的……果然自己的灵力已经开始出问题了么。

感觉不太对啊……本丸的环境也是,一期一振的态度也是。

“第二部队有三日月在啊……”审神者喃喃自语,突然问了一句:“一振你就不担心?就算没有记忆曾经也都是丰臣家的刀吧,作为老相识一点感情都没有?”

一期一振一愣,没有想到审神者会问这种问题,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我和三日月殿不是很熟……三日月殿有跟我刻意保持距离,我觉得贸然接近不太好。”

一期一振说的是实话,他确实感觉到三日月宗近有意的回避他,让他感觉自己跟三日月之间有什么矛盾也说不定——在被烈火烧毁的那段记忆里。

审神者盯着一期一振看了好一会儿,看得他心里有点发虚,这才问:“呐,一振,你没想过想起以前的事吗?”

一期一振果断地摇了摇头。

有了人的躯体以后,对感情的敏感程度比过去付丧神时期要高得多,即使像一期一振这样冷静的性格也不敢保证不会因为感情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更何况如果是矛盾深得见面就要躲,那一旦想起来,还如何在同一个主人身边共事。

“如果是要在同一个主人身边,我认为还是不要回想起来比较好。”为了避开不必要的尴尬,一期一振想。

他没说的是,他的所做与他所想几乎是背道而驰。自第一次在本丸见到三日月,他就深信“一见钟情”这种事的存在了。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美,足以迷倒任何人,他不过是其中不幸的一个罢了。

审神者看了看水蓝色头发的青年,沉默了一下,刚欲开口说话,就隐隐听到了马的嘶鸣声。主人和近侍自然是要去迎接第二部队的,临走前审神者深深地看了一期一振一眼,轻声说:

“我看到的是,每次三日月看到你时,眼底就有一种近乎绝望的悲伤。”

第二部队出阵地点墨俣,不幸遇到检非违使的连续狙击,全员都带了伤,手入室竟是不够。三日月宗近和大俱利伽罗自认为伤势较轻主动放弃了优先治疗,暂时在自己房间内等候空位。

一期一振作为近侍是要帮忙照顾伤员的,本来他想避开三日月,然而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压切长谷部等人几乎是瞬间把大俱利伽罗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期一振只能苦笑着接过了照顾三日月宗近的活。

啊啊,真是艰难的活啊。一期一振吉光小心翼翼地给三日月换好药,在诡异的沉默中几乎待不下去,在换好药的瞬间就想脱身而出,却被叫住了。

“一振……一期一振,可以陪我一下吗?”

大概是因为受了伤,三日月宗近的声音有点飘忽,难得的有几分哀求的意味。

一期一振有些震惊。作为唯一的五花太刀,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即使练度因为来得较晚而略有落后,也不妨碍他成为本丸里最有气度的刀。这样的刀能用出哀求的语气已经很难得了,更何况是对着常年躲避的自己。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综上所述,他也不好拒绝来自三日月宗近这么简单的要求,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可以的,三日月殿。”

三日月宗近听到了肯定的回答,嘴角微微上扬,眉眼一弯,笑意怎么都掩不住。

“那谢谢了,一期一振殿。”

原来天下最美笑起来这么好看。一期一振觉得胸口像是受到重击,有些愣着盯着三日月宗近,大脑一片混乱。

三日月宗近不是在躲我吗?为什么主动提起来要自己陪伴?为什么自己答应后会如此高兴?

他突然想起了审神者说的,“三日月宗近看你,眼底就会有近乎绝望的悲伤。”

看来自己跟三日月的关系也许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一期一振不自觉地感到头疼,忍不住用手按住眉头,狠命地揉着。

三日月看了看一期一振的表现,诧异地问:“怎么了?近侍工作太多所以头疼了?不舒服的话休息一下好了。”

一期一振这才想起自己的行为不恰当,急忙放下手,回复道:“没什么……有点头晕,坐一下就行。”

三日月宗近掩口轻笑:“你现在跟以前的性格差很远呢。”

“真的差很远吗?”一期一振问,“以前的我……是怎样的?”

“以前的你跟关白大人很像呢,睥睨天下的气势。”三日月眯起眼,露出怀念的神情,“真的很吸引人哦。”

很吸引人……吗?也是呢,毕竟听本丸其他刀所说,那时自己是有着“天下一振”的称号,没有那种气势是不太可能的。

没来由的,一期一振觉得三日月的表情很扎眼。

您到底看着的是谁?透过我来看到“天下一振”的残相吗?

一期一振心里腾升起莫名的情绪,在胸口肆意翻滚着,堵得难受。

为什么不看着我?一直躲着我是因为我不是那个天下一振吗?那么如今叫我陪您是希望在受伤时有“天下一振”照顾吗?

……如果,我有那时的记忆,您是不是就会看着我了呢?

两个人都没有留意到,在一期一振诡异地沉默起来时,一抹淡淡的黑雾从三日月宗近本体刀鞘上升起,悄无声息地缠到一期一振身上,没入体表消失不见。

TBC.

评论(3)
热度(35)
 

© XY_鹤厨厨厨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