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_鹤厨厨厨厨

三日鹤晚期。。也吃鹤一期。最近掉进丰臣组沼开始吃一期三日。给!我!爷!爷!!

 

镜花水月 番外[三日鹤]

总之就是糖 糖 糖w

太甜了小心蛀牙哦( •̀∀•́ )


番外


再晴朗的夜空也驱散不了编辑催稿的阴霾,在这个月光无限好的美好春日,鹤丸就像一条死鱼一样趴在书桌上,一边吐着魂一边写稿。

手机已经被他故意欠费停机,电话线也拔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只要他还没能搬家,作为编辑的莺丸友成早晚都能摸上门来找他喝茶谈人生和大包平以及大包平。

在本丸就一直被他缠着喝茶,没想到转个世还要被继续缠着,真是孽缘啊。鹤丸国永叹着气摘下写作用眼镜,开始想为什么编辑不是大俱利伽罗了。

“鹤,还差多少?”三日月敲敲门,端着刚泡好的咖啡走进来,把咖啡放在书桌上,侧头看了看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方块字,“怎么好像……跟刚刚我出去时一样呢?”

“写不出来啊!这种专栏太闹心了!”鹤丸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顶着黑眼圈,拿过杯子喝了一口,又瞪大眼睛准备奋斗。

上一次那个专栏最后鹤丸推给了光忠和俱利伽罗,理由是暂时不想接和过去相关的工作。光忠和俱利伽罗同意了,作为替代,把另一个工作扔了给他。

——那是一个超级大项目,由于没有摄影,鹤丸甚至亲自拿起多年没碰的单反,连续几天到处飞,一回来就没日没夜地写稿,一个月下来鹤丸的身形憔悴了不少。

好不容易恢复了本丸的记忆,鹤丸本是想跟三日月好好黏糊一段时间的,然而这样的工作量,别说黏糊了,到处飞那几天根本连三日月都见不到——三日月毕竟是付丧神,离本体距离有限,像鹤丸这样跨国到处飞是不可能跟着的。

三日月倒是不心急,那么长时间他等过来了,也不差这一个月。反而是鹤丸,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和三日月长时间黏在一起而沮丧不已,到了这两天甚至有写着写着就开始发呆的迹象。

“三日月……”鹤丸小声念着,然后狠狠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这个名字从脑内甩出去,刚准备在键盘上敲下第一个字,就感到手被什么握住了。

“鹤哟,如果真的写不出来,休息一下也好。”

三日月有些心疼地看着鹤丸明显的黑眼圈,忍不住想要用手描摹有些凹陷的眼眶。在本丸时因为审神者的偏爱鹤丸长期担任近侍,在接应半夜回来的远征部队后眼圈就会浮现淡淡的青黑,那时三日月就因为心疼他而经常熬夜陪他,此刻看着鹤丸这么显眼的黑眼圈,想要帮忙却浮现出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助感。

毕竟这是自己不熟悉的工作,随便动手只会……添乱。

“鹤,去约会吗?放松心情。”

鹤丸手一抖,险些摔了杯子,慌忙用另一只手扶稳了杯子,这才一脸震惊地抬起头看三日月。

……这是三日月说的?叫我跟他约会?什么时候这个老头子也学会了这么时髦的词了?这个点?半夜三更出去约会?

不过更应该关心的是另一点。

“跟你出去约会……我看起来会不会像没吃药就被放出来的?”

鹤丸永远也忘不了,跟三日月重逢后的第二天,博物馆的人就找上门来了,原因是在监控录像里看到一个疑似精神病人的人有很奇怪的举动,如果不是前任审神者在鹤丸家,还处于难以动弹状态的鹤丸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总不能一直让主上帮我们操心吧?”

三日月神情微黯,轻声笑了笑:“哈哈……也是呢,鹤丸是人啊,这点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就算碰得到,就算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自己跟鹤丸始终是两个世界的存在,只要鹤丸一天是人,自己一天是付丧神。

三日月也想过劝鹤丸回归付丧神,然而放弃了。鹤丸作为人,有那么多的人看着他,他的世界里存在着太多以前不曾有过的精彩,又怎么忍心把他拖到只能注视着自己的孤独世界呢。

可就是那么一点渴望,渴望鹤丸能只注视着自己,鹤丸国永这把刀,这个人,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能重逢,能碰到彼此,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他又怎么敢奢求太多,而破坏了属于鹤丸的世界。

“啊啊啊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不管那么多了,走吧!”鹤丸突然整个人挂了上来,重量全搁在了三日月肩上,“去约会去约会!发生了什么也没关系的!”

这下吃惊的是三日月了,难以置信地看了看鹤丸,在看到对方写满了“怎么样被吓到了吧”的脸后掩口一笑:“啊哈哈,还真是不得了的惊吓呢。”

“那么,走吧。”


虽说去约会,但是两个人本质上都是老头子,像年轻人一样的常识性约会是提不起兴趣的。

于是按老年人的作风,一人一付丧神跑到了某个没有人烟的山坡上,赏花。

鹤丸意外的是三日月居然换上了衬衫牛仔裤,配上他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颇有一种成功人士的感觉。

“衣服可以换?”鹤丸一脸好奇地凑上去,上下摩挲着衬衫布料,“没见你穿过现代服呢——啊,内番秋裤除外。”

三日月笑笑,用咬了一口的樱花饼赌上鹤丸的嘴:“再不喝,茶就要凉了。”

被突然塞进嘴里的樱花饼噎了一下,鹤丸费了好大劲咬了一口,才把堪堪堵住嘴的罪魁祸首拿下来,努力嚼了咽下,接过三日月递过来的茶杯,猛灌几口,你打车缓过劲来,随手用衣袖抹了抹嘴角的茶渍:“这样喝可是一点都不风雅。”

“啊哈哈哈,鹤学歌仙殿下吗。”三日月伸手捻起落在鹤丸头上的樱花花瓣,送到嘴边,轻吻了一下,“不过鹤不需要学歌仙殿哦。”

“不管是怎样的鹤,我都最喜欢了。”

啧——老头子一把年纪还这么肉麻!到底是谁教的!鹤丸内心里疯狂地骂着那个把三日月教成玛丽苏文里面男主角般的存在的人,一边慌忙用兜帽遮住红透了的脸。

……不得不说虽然肉麻,但是杀伤力很大。

三日月只是轻轻瞥了一眼鹤丸,便从兜帽没遮住的地方看到了那张红得滴血的脸,心里一暖。

鹤还是那个鹤呢,没有变啊。

“鹤,你还记得吗?还在三条家时,小小的鹤也跟我一起这样赏过花呢。”三日月眯起眼,回忆着,“团子一样的,很可爱,还教我吹樱笛来着。”

“所以说……只回想起了本丸的记忆啊!”鹤丸赌气地又

灌了一杯茶,“那之前的还没想起来,不知道,不记得!”

三日月抿抿嘴,将花瓣送到唇边,轻轻吹奏起来。

风吹过,满天落英飞舞,吹起三日月略长的刘海,美得像一幅画。

鹤丸不由得有些发痴。

啊,大概就是天下五剑这一份从容不迫的美,才让这只热爱自由的鹤愿意收起羽翼驻足月下。

待三日月放下花瓣,鹤丸才幽幽回神,忍不住喃喃道:“三日月……我果然,还是想跟你在一起。”

“可是如果回归付丧神,若是本体离得太远,又见不到了。”

“呐,三日月,我该怎么办?”

三日月笑了,隔着兜帽揉了揉那头软软的头发,凑过去蜻蜓点水般给了鹤丸一个吻,凝视着鹤丸满月般的眸子,道:“没关系哦,鹤,想不到就先享受一下现在的生活也不错。”

有了鹤丸的这个疑问,他可以百分百确信,鹤丸最终还是会选择回到自己这边的,没有什么值得信赖的确凿证据,但是他就这么确信着。

大概是那种恋人之间的直觉。

这么安心下来,三日月心情也明朗了起来,一把搂过鹤丸,紧紧抱在怀里,不想再放手了。

有你在,足矣。


“我——说——很抱歉打扰了两位卿卿我我,但是,该交稿了哦?鹤、丸、殿、下。”

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还有渐渐加急的脚步声。

“三日月殿也是!别太纵容这家伙了!还有把手上那盒茶叶放下!那是鹤丸偷走我准备送给大包平的茶叶!!”

三日月和鹤丸同时回头,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茶绿色后,鹤丸干脆地一翻白眼,咚地瘫倒在三日月怀里,装死。

莺丸呵呵一笑,干脆地走上来,拧着鹤丸的耳朵,发出魔鬼般的笑声:“偷了我的茶还拖稿,没见过温柔的人黑化是吧?再不交稿让你跑国外的工作跑一年哦?”

鹤丸一哆嗦,立刻睁开眼睛。

开玩笑,国外一年,就是说一年见不到三日月,现在的鹤丸怎么能接受!

“我我我我错了莺丸大人我现在就回去赶稿!”

一周后,三日月抱着刚出版的杂志,心疼地摸了摸瘫倒在床上只剩一口气的人,心想今晚还是算了吧。


[然而结果还是没忍住呢,三日月。鹤丸主动的话你能忍住吗( •̀∀•́ )


FIN.


评论(2)
热度(34)
 

© XY_鹤厨厨厨厨 | Powered by LOFTER